風雲天地第19-20集劇情介紹_劇情吧

来源:人气:0更新:2021-07-11

劇情吧 時間:2015-05-28 20:32:03

風雲天地第19集劇情介紹

發生爭執大明心臟病發 庭審在即志遠倍受打擊

志高和麗花在警局裡急得團團轉,好不容易等淑嫻來了,卻沒想到淑嫻已經告訴了若男。兩人看到若男嚇得不敢出聲。所幸笑琪只稱是誤會,沒有告兩人騷擾證人。若男叫這兩人不要再幫倒忙,志高和麗花連忙答應。辦好手續離開警局時,若男突然看到不遠處子樺也從警局出來開車離開。心裡不由得奇怪。

志遠在看守所里的日子不好過,被其他犯人欺負毆打,獄警發現後送醫。在監獄醫院里,若男看到遍體鱗傷的志遠痛心不已,幸虧並沒傷到要害。律師遂以健康為由申請保釋。

巧兒在英國也得知了志遠受傷的事,若男告訴她正在辦理保釋手續。巧兒這才放心。若男聽到巧兒想回來,並沒有同意。曹家虧欠巧兒太多,若男不想再耽誤巧兒在英國的發展。

志遠保釋回家。剛進門,麗花就讓他跨火盆,還要用柚子葉洗澡,難得這一次得到了婆婆的支持。可志遠神情獃滯,一言不發。淑嫻泡了茶,可敲志遠的房門一直沒回應。這時淑嫻看到志宏又要出門。自從志宏到了香港,一連幾天都沒在家過夜。淑嫻想問志宏去哪,志宏根本不願理她,甩門而去。

志遠回家後,一直把自己關在房間里,連飯也不肯吃。若男看到志遠獃坐在房間里,想儘量安慰兒子。志遠一直想不通笑琪為什麼要這樣做。若男相信法律終會還兒子清白,要志遠吃些東西,有體力有精神才能打好這場仗。

已經完全溶入曹家的麗花找到父親姚大明。大明特意為外孫女買了禮物,可麗花不要,反而責怪父親的雜誌在害志遠,讓自己在曹家沒臉見人。大明真是有苦說不出。麗花越說越氣,稱自己和女兒都不想見姚大明。大明聞言,一時激動,感覺心臟隱隱作痛。

此時子樺又打來電話,約大明在雜誌辦公室見面。姚大明見子樺又要曝志遠的料,為了女兒的幸福,這次死活不肯,寧可坐牢也不再做這傷天害理的事。大明不想再受人擺佈,還要揭發子樺。宋子樺見姚大明威脅自己,就惡狠狠的稱會拉麗花墊背。聽到子樺要傷害女兒,大明更加激動,心臟病發。大明掙扎着去拿掉在地上的藥片,卻被子樺踢開。狠毒的子樺就看着大明,倒在地上死去。

幾天后,子樺濃妝艷抹的參加大明的葬禮。現在麗花對她很反感。子樺本想與若男打招呼,被一旁的志宏拉開。淑嫻從志宏對子樺的神情里就知道,志宏晚上是在哪過夜。

若男與律師商量案情。律師想從笑琪的人格入手,證明她生活作風有問題,從面進一步證明笑琪提供虛假陳述。可不論若男和律師怎麼勸說,志遠都不願抹黑笑琪的人格,要律師找其他方法打贏官司。

開庭當天,大家都沒什麼心情吃早飯。若男問起志宏,淑嫻只好替志宏遮掩,稱他一大早就離家辦事,到時直接去法院。若男也沒多心。志遠穿戴整齊出來。臨出發前,若男意味深長的問志遠有沒有準備好。志遠只是點了點頭。若男剛起身準備出發,就感覺一陣頭暈,為了不誤事強撐着說沒事,堅持要去法院。

法院里,眾人在等開庭,志宏匆匆趕來。法庭上,辯方律師找來兩名證人,小周和笑琪曾經的好友方小姐。首先,小周說出當晚志遠和笑琪喝醉,只能開車送兩人回家。其後小周和方小姐分別對志遠和笑琪作了評價。一方面證明志遠的為人磊落不可能強姦笑琪,別一方面證明笑琪從小就會利用男人,視男友為解決問題的工具,並且自我保護意識極強。控方則想利用小周與志遠是雇佣關係,及方小姐與笑琪有宿怨,削弱兩人的證詞效力。

隨後,控方要求笑琪出庭作證。

風雲天地第20集劇情介紹

保護笑琪志遠再度入獄 巧兒回歸幫助志遠翻案

笑琪出庭。控方請笑琪說出當天的情況,笑琪稱志遠喝醉,她因為志遠一直支持她,才留下來照顧志遠,卻被強姦。辯方律師則暗指笑琪在演戲,慣於利用男人的笑琪高州不成就謊稱強姦。笑琪當場情緒激動,痛哭流涕。法庭只能暫時休庭。休息期間,笑琪再次收到父親被打的視頻,不得不繼續按要求做。

庭審繼續,笑琪在控方的要求下指認了志遠。志遠出庭作證。控方指出志高一向極少飲酒,當晚是藉口喝醉,趁機強姦。志遠大聲否認。辯方律師按計劃,問志遠笑琪的為人。沒想到志遠並沒按原定的說辭,反而說笑琪本性善良,不會利用自己出名。辯方只能再次要求笑琪出庭,指出她最近接拍過三級片,能為錢拍這種電影,自然也能為錢誣告他人。笑琪再次當庭痛哭。

雖然律師一再努力,但陪審團還是裁定志遠強姦罪名成立。法官宣判志遠七年徒刑。

若男眼睜睜的看着志遠被法警押走,律師認為沒有志遠的配合即使上訴也希望不大。心情悲痛再加上日夜操勞,若男再次暈倒入院。經醫生檢查,發生若男腦子裡的腫瘤明顯長大,已壓迫部分神經,建議儘快開刀。但開刀後,可能會有部分腦功能退化。

巧兒在英國得知志遠入獄,母親入院的消息,非常焦急。雅文支持巧兒回香港幫助志遠,還提供了最近幾年的相關案例供巧兒研究。但雅文要巧兒分清感情與工作,不能摻雜個人感情。讓巧兒回去後以顧問身份協助曹家聘請的律師。巧兒自然聽從老師的意見。

醫院里,已經清醒的若男沒心情吃東西,想到志遠的事情,只怪老天不公。此時子樺來訪。子樺得意洋洋的告訴若男,她在殼神王叔的支持下已經持有新漢力14%的股份,很快就會到19%。此來就是想告訴若男以後會在董事會上見面,而且她和志宏的感情發展順利。若男被子樺挑釁後,不僅沒有惱怒,反而激起了鬥志。

志遠在監獄里被同監室的彪哥帶人毆打,又被另一個威哥挑唆投訴彪哥。可換到威哥的監室才發現是才出虎口又入狼穴。因志遠不肯給保護費,被其他犯人作弄,整夜無法入睡。

若男在醫院里,身體狀況有所好轉,但想到志遠在監獄里受苦,自己又束手無策,心裡就很難受。巧兒突然到來,讓若男心裡踏實了很多。巧兒決定先從判決書入手,即使上訴無法改判,也要爭取減刑。

子樺與乾爹殼神王叔在溫情的音樂伴奏下共舞。因為子樺很像自己的母親。一直愛戀子樺母親又無法如願的王叔,對子樺又像女兒又像情人。子樺也樂得利用這種畸形的感情,為自己達到各種目的。

子樺約志宏出來喝酒。志宏看得出子樺很高興。聽到志宏問起,子樺得意的說已經掌握了新漢力19%的股份,已能進入新漢力董事會。此外,子樺還有件神秘禮物要送給志宏。

本文系劇情吧原創,未經許可請勿轉載!轉載許可

相关剧情